您的位置: 石嘴山资讯网 > 历史

郭元鹏管衙的档案柜还锁着多少假干部

发布时间:2019-10-13 06:11:51

  郭元鹏:管衙的档案柜还锁着多少假干部?

  8年时间,8个岗位,横跨两省5地,且多个岗位任职不满一年,一名副科级乡镇干部就变身为正处级团市委书记。经调查核实,徐楷涉嫌年龄造假、入团志愿书造假、违规任用等问题。中央第八巡视组反馈意见指出,徐楷涉嫌“造假骗官”。江西省成立专项工作小组调查发现,干部造假存在三大猫腻:提拔前后是高峰;调动工作是良机;组织认定合法化。(11月6日《北京青年报》) 这位造假官员的仕途可谓畅通无阻。他从进入团组织开始,就是造了假的,因为他不是团员,他的岁数也不能成为团员。正是伪造了一张团员证,让他的岁数符合了提拔的年龄。8年的时间,换了8个岗位,每个岗位都不符合规定的任职一年以上,却如同坐了火箭一样,成为了正处级的干部。在这个仕途的历程中,每一次档案的提取与归档都存在巨大问题。这个干部就是被假档案培养起来的。 “造假骗官”的干部终于事发了,等待他的必然是严厉的惩罚。但是,这不是正义的终点。如果每一起造假干部的处理,都仅仅是对个人的处理,则这种假档案的乱象就不会绝迹。这几年出现的假干部事件是众多的。从广东省某地政协副主席的儿子,从普通职工摇身一变成为公务员,到某地的一名铁匠最终在假档案的护翼之下,进入到国家机关单位,这显示出的是档案管理的乱象。 是的,这些造假的干部是可恨的。问题是,这些假档案是如何钻进档案柜的?对于档案的管理,我们有着严格的制度。公职单位普通职工的档案由人事局管理,党员干部的档案则由组织部门管理。在这些单位里都有专门的档案室,还有专人负责钥匙的管理。为了确保档案管理的严肃性,防止假档案混入其中,我们还实施了“多把钥匙打开一把锁”的制度。也就是说,要想打开人事管理的档案,不是一个人就能做到的,需要多人同意,同时在场才能打开。 如此严厉的规定面前,一个个假档案是如何进入档案柜的?是谁放进了档案袋里的?当然,有人会说,假档案都是官员自己弄的,都是领导同意的。这一点不假,如果没有人授意的话,没有人点头的话,也就不会有了这些假档案。可是,我们的档案管理部门的钥匙却是最后一道正义的关口。如果,这个环节也失守了,会是悲剧一场。 难道,档案管理部门的最后核实、把关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现在,假档案的“门”已经打开了,可是我们不能只是简单的把这一位“造假骗官”者的假档案拿出来扔进垃圾桶,而应该是清理一下这些档案柜里的“尘土”。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是如下几点:一是,这些假档案是谁造的?二是,假档案上的领导签字是谁的?三是,这些假档案上盖的是不是真公章?只有我们在打开了假档案的柜子,再将里面肮脏的“尘土”清理干净了,才能让假档案成为历史的记忆。 “造假骗官”的档案,如何钻进了档案柜?咱们打开造假档案的“门”,不能让档案管理的“尘土”依然。接下来,我们需要查查,管衙的档案柜还锁着多少假干部? 作者:郭元鹏

  :罗莎)

中药常识
热菜
旅游规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