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资讯网 > 历史

九界封尊 第二十一 碎骨重生

发布时间:2019-10-24 06:08:06

九界封尊 第二十一 碎骨重生

一片荒芜的荒漠上,一个青衣长裙姑娘面无血色浑身伤痕的倒在黄沙之上,两眼紧闭,是昏了过去了。

身旁是一坨勉强可以称之为人的东西,头颅完好,连着一diǎndiǎn的血肉模糊的皮肉,里面净是碎的快成粉末的骨粉,骨粉下一颗青色果子般的心脏正努力跳动着。

大风吹过带起滚滚的黄沙,打的一层罩在两人上方的青光呯砰作响,时辰从早上正向中午走着,天上的太阳愈发的毒辣,青色的罩在虽然挡住了那阳光,却阻止不了周围的黄沙变的滚烫,时间稍一流逝,一股烧焦的味道就从罩子里面传了出来,同时传出来的还有那颗头颅的声音。

头颅两眼一转,看到自己上方有一道青色光罩,张大嘴巴:“呀哟,妈呀,烫死我啦,风神老头快出来,不要装死。”头颅的眼睛翻了个白眼,没感应到身体的任何知觉,努力的往下看去又是一阵大叫。

“完蛋了,完蛋了,这回真要完蛋了,全身都打成肉泥啦,痛死我啦。”却是连脊椎都摔坏,脖子都感觉不到了。“我要做植物人啦。”楚天头颅又是一阵大呼xiǎo叫。

一缕青光从不远处的风神剑中一溜烟的钻了出来,慢慢化形成了一个人的模样,弯下腰,带着一丝笑意乐呵呵看着楚天。

楚天怒骂:“老头我都成这样了你还要笑,看我不把打你个仙人板板。”内心却是松了一口气,这老头出来的还算是时候,看那躺着的风灵儿还是原来那个样子,想必这老头早就正常的醒了。

真是气煞我也,醒了也不知道帮我这个主人,自己和风灵儿都是人,怎么待遇就差的那么大呢,自己都成了肉酱酱了,就剩下一颗大好的头颅和一颗果子心脏还算是好的,其它的地方真是惨不忍睹,在观风灵儿,除了开始受的伤,在自己发动那条规则后也是一diǎn变化都没有,这风神老头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为老不尊,重色轻主呢!

风神老头像是读到了楚天的心理,好吧,心脏都是看的到的,笑着答道:“非也非也,不让你身体碎个干净怎么让你重修呢。”

楚天带着一丝疑问:“你早就知道我要粉身碎骨?”

风神捋了捋那虚幻的胡子摸了摸楚天的头笑道:“孺子可教也。”然后有换了种幸灾乐祸的表情,指了指地上的碎肉碎骨,就你这羸弱的身体,这diǎn本事,这是迟早的事,这不,一出山就给人打残是很正常的事情,本来我想等你被人打碎了或者等你有空让你自己把自己打碎的。没想到你竟然敢用风系的至高规则来飞行,真是没想到啊,呵呵。”

楚天努力的咧了咧嘴,有些自夸:“没想到我这么厉害,连风系的至高规则都领悟了一丝,哈我真是天资无敌,世间绝无仅有的厉害啊。”

风神老头大怒,两手握住楚天的脑袋一阵猛摇,嘴里碎碎念着“要不是我风神剑空间的规则都暴露在外面,要不是我让你不受干扰,要不是你以为你是谁啊,想我当年号称当世第一妖孽也没有在连筑基的时候就领悟到规则,要是你这样也能凭空领悟要不是在几个纪元前就得抹脖子自杀了”

风神老头居然陷入了如此疯魔癫狂的状态,不会又要回到那个问题儿童的样子了吧,那智商被风神老头的行为一惊,现在可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地,自己半死不活风灵儿又重伤昏迷不醒,这风神老头要是在傻了,那两人真要成为一对亡命鸳鸯,还是给阳光烫熟的热烤鸳鸯。

楚天连忙停止吹牛自夸的高强能力:“风神老头风神老头,我错了快帮我恢复肉身,你要是再傻了你主人我可要交待在这里了。”

风神眼中的疯狂逐渐停歇下来,似乎知道自己思维会混乱的事实,按耐住躁动的性子,传了楚天一种能够重生的修炼法门,叫做《龙皇不灭体》的法门,惹得楚天一阵白眼。

你个xiǎo破剑怎么的就和龙皇扯上关系了,还给了我一门叫做《龙皇不灭体》的炼体法门,带着疑惑与质疑的眼神,楚天直愣愣的呆看风神老头。

兴许是给楚天那怪怪的眼神看的有diǎn发毛了,风神解释道:“你们练气的修士不比那些炼体的修士,身体过于脆弱,很容易就被人摧毁了肉身,肉身被摧毁下灵魂岂有幸存之理,当年我寻思着除了要有一门高深的法力还要有与法力相媲美的身体,于是有了这门龙皇不灭体。

它乃是至高的炼体法门,当年我仗着天底下数一数二的极道速度,我从龙族皇者那恩这陈年旧事没什么好提的,知道的太多对现在的你也没什么好处,好好修炼吧,你以前体内的药力过于繁杂,杂质过多,这回从头开始练起,我观你体内也有龙族的血脉,虽然很稀薄,但还是有的,这门炼体法门修炼到极致甚至可以让你化身成龙族的老祖宗祖龙的存在,年轻人,我看好你。”説完拍了拍楚天的脑袋,似乎是对自己拿出的这炼体法门很是满意。

又是不知从哪抓出楚天遗失了的储物袋,一颗有一颗的丹药全部的给捏碎了,洒在楚天的心脏附近,大喝,“还不运转功法,重生!”

听的风神老头难得正紧一回,运起龙皇不灭体的功法,修炼了起来。只见楚天身上散发出一道道的金光,和天空中的阳光交相呼应,附近猛地一暗

,所有光线猛地都钻进了楚天身体里,和着金光与弹药的粉末以及心脏中不甘示弱的青光,以肉眼可见的样子从脖子于心脏为出发diǎn长了出来。

一股酥酥麻麻,又带着diǎn蚂蚁在身上爬行的痒痒的感觉从新长出的血肉骨头处传来,而那团模糊的血肉骨粉也被抽干了灵气,化为了乌有。

眼不见心不烦,楚天闭着眼在那忍受着重生带来的奇异快感,当真是爽心爽肺,当真是太痒了,从一只蚂蚁直接成了成千上万的蚂蚁在身上乱爬,不过楚天还是很享受的控制着灵力往某个地方灌输,这总要长大,长得更大带来吧

当楚天睁开眼,龙皇不灭体的第一步已经完成了,浑身上下好像充满了力气,还是一如过往的大xiǎo,有些生气,身体也还是原本的样子,不过里那藏着的使不完的力气,那一拳打出破空的风声,还是证明这门连体功法是很有用滴,以后别人看自己那么瘦弱一轻敌,那自己还不一拳让别人知道花儿为何那样红,鲜花为何如此灿烂。

在一旁的风神老头笑而不语,眼中充斥着满足,楚天强了,自己跟着才有前途,才有机会能够

风神老头又传了楚天一门练气所适合楚天的法门,名叫风雷动,不过只有风的修炼法门而没有雷的,楚天面无表情,心里却是乐开了花,收下来,diǎndiǎn头,准备着先救醒了风灵儿在修炼,“我这些法门能给灵儿一起用不?”刚一得到了两种修炼的法门就准备着给媳妇谋取福利了。

风神老头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这xiǎo姑娘体内没有龙族的血脉,也不适合修炼《风雷动》,不过可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楚天又从风神脑子里掏了一门叫做《逸风术》的练气法门,才满意的问道:“那灵儿的伤?”

风神老头张张嘴,刚想説什么突然脸色一黑:“这都不明白么?”

楚天一脸迷惑,“这样子似乎”

风神老头笑的有diǎn邪恶:“笨蛋,你挖开胸膛将你心头的血滴几滴给那xiǎo姑娘喝不就行了么。”

风神老头表情似乎有diǎn怪,态度准备的有diǎn快,还好不是那傻呆呆的问问题的样子,相比还是正常可信的。

忍着痛拿风神剑往自己胸口一划,心头滚烫的热血就流了出来,鲜红向红的,赶忙的用手接过几滴,伤口飞速的就愈合了起来,还没将血喂给风灵儿伤口出就剩下一条细细的伤疤了。

看的楚天是目瞪口呆,我擦嘞,这么快的修复速度,不愧是龙皇不灭体啊,第一层就这么的厉害了,不自觉的就想起龙皇不灭体大成时候的场景了。

手中的几滴血液很快就浸在皮肤里层,在楚天的感觉中又回到了身体,楚天又是大大称奇。

风声老头:“怒斥还不快喂血,待你血里面的药力都给你吸干净为止不成。”

楚天忙的又将血液取了出来迅速的将血滴在风灵儿晒得有些发白的嘴唇上,滴滴鲜血很快就渗进了风灵儿的的嘴中,风灵儿的惨白的脸慢慢恢复了血色,身上的伤痕蠕动着,一条条蜈蚣般的伤疤尽数脱落。

一旁的风神老头以一种诡计得逞的奸笑颤动着青光组成的身体,笑着笑着身体的颜色都淡了不少,化作了一股青烟回到了风神剑中。

济南白癜风医院
长治整形美容费用
山东癫痫病
清远整形美容手术
雅安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