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资讯网 > 时尚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非常手段

发布时间:2019-09-25 19:51:26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非常手段

刑豪再一次倒飞出去,连吐两口鲜血,寒血难以继续保护他。

萧姚以枯朽逢春的自救绝招,闪过了太叔横的鳞刀臂甲的切割,不过他的银枪被迫脱手,被对方一把抓在了手中。

太叔横的加速已经消失了,不是以一敌多他也没必要靠爆发出的速度来压制对手。

以一敌二,他完全是吊打两人的节奏。

萧姚是最难缠也最难解决的一个,他的杀招总是扑空,这下对方的枪都没了还能挣扎什么,基本上也是完败。

他正要乘胜追击。

“吼!”

一道火焰从天而降,太叔横飞快地躲闪开,是绿巨龙来了。

太叔横哈哈一笑,“来的好,早就想要料理你了,竟然还主动送上门来。”

寒渊兽也来了,守在刑豪的前面,一道道寒气从口中喷涌而出。

“剑盟有本事的人快没了,只能指望两头畜生了吗?真是悲哀啊,现在我郑重地宣布,剑盟已死。”

“你少自作天真!”刑豪喝道,“你只是在南区的战场上胜了,而其他地方都已经被剑盟所攻占,你是厉害,力量总有耗尽的时候,你能够同时打一千个人吗?”

太叔横头顶上方是绿巨龙,左侧不远是刑豪和虎视眈眈的寒渊兽,仰头哈哈大笑,“刑豪,你说的没错。再厉害的人也架不住人海战术,剑盟的确是在其他城区攻城掠地,算一算应该快是时候了,我的最后一张底牌也该亮出来了。”

萧姚神色透着不安,“你如今手上还有牌没有用?”

“当然!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到天上来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非常手段

,我们可以叫个暂停,让你们好好看看我的最后一张牌是什么。”

太叔横慢慢地升空,萧姚等人也都飞到了空中。

号角声忽然响了起来。

声音是从南面来了,这是有人在吹冲锋的号角。

“糟糕!”刑豪目光投过去,声音都在颤抖。

“那是……兵团!”萧姚惊道。

只见南面的原野上忽然出现了大片的敌影,飞兽兵团、骑兵团等尽有,浩浩荡荡,打起的旗子是打着西都府的名号,也有举着大公国旗子的,还有举着冲锋旗的,共有黑白红三色,上面各写一个豪字。

“是西都府首领豪雄的人马!”萧姚立即便很快就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剑盟攻袭古风城,对抗的是以太叔横为首的势力,他从豪雄那里借调了很多兵,但豪雄所坐的位置在太叔横之上,还是有一定的兵力的,作为最后一道阻挡剑盟的屏障。

没想到太叔横早就跟他串通好了,并非托大,这次是倾尽西都府所有的力量歼灭剑盟。

豪雄这支人马的杀出,等同于是在人的身后狠狠地捅刀子,转眼之间剑盟人数上的优势便会荡然无存。

号角吹响之后,敌人的兵团已经开始发起冲击了,这是一个让剑盟难以承受的重击。

“我的人流血牺牲,身边亲近的人几乎都死光了,让豪雄来捡一个大便宜,谁让我坚持要在西都唱这个独角戏呢,让他全力地配合我,这场戏也快落幕了。”太叔横气定神闲,现在不是守城的一方该慌了,而是攻城的一方。

“我带人去挡住他们。”绿萼距离不远,,立即将绿巨龙唤走,带着为数不多的骑士们。

“没有用的,你们根本挡不住他们。”萧姚高声叫道,“你去东区,去找夜姬,如果秦冲的那个伙伴不愿意帮忙,我们就立即撤退,能走掉多少是多少吧。”

绿萼领命,急忙去了。

绿巨龙也掉了个头,朝着东面飞去。

太叔横也不屑去阻拦,痴痴地笑道:“去指望虫皇,别做梦了,连我这个剑盟的对手都知道,除了秦冲本人,否则怕是谁都无法驱使得动它。”

“不试试怎么知道?”

太叔横摊了摊手,“这应该是我们的第三个回合了吧,可以开始了。”

秦紫萱这边是最早发现支援的敌军蜂拥而至的,立即拆掉了帐篷,躲藏在了一片山林里。

秦紫萱眼圈红红的,已经狠狠地大哭过了一场,今天哭不止一回了,上次是因为魅姬,而这一次是因为程敏。

她和程敏是姐妹,拥有一个共同的情郎,关系自然非同寻常。

廉刀将重伤的程敏送过来,又是一个被太叔横重伤的对象,茅英都感觉有点绝望了。

程敏的伤势不如魅姬严重,但是她对于鳞血的抵抗力那是差着很多的,情况恶化的非常之快。

秦紫萱一路走来也是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还没有像今日这样,不断地遭受重大的打击,先是有人送来断臂的封无邪,然后是面目全非的魅姬,接着又是程敏,下一个不知道会是谁,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哭能有什么用,你好歹也是医疗师里的首席,坚强一点。”茅英直犯愁,“程姑娘变成这样,那是真的无话可说,太叔横竟然克制了鳞血原来的拥有者的重大问题,超越了那个人,完成了我曾经所构想的最终形态,现在能够挡住他的……算了,不说了。”

秦紫萱握着程敏冰凉的手掌,一说话就要忍不住哽咽。

“萱萱,不要哭,这可能就是我的命吧,但愿师姐平安就好……敌人的援军赶来了是不是?你们也不必瞒着我,号角声我都听到了,剑盟要就此……被摧毁了吗?”

“敏敏,别灰心,你不会死的,我有一个办法能救你!”魅姬突然说道。

茅英一怔,其他人都将目光投向她。

“我就快要死了,食骨之花是花王寨最重要的传承,我深知控制它的那套独特功法里有一门逆冲法门,可以将食骨之花强行转移到别人身上,但切合度必须要特别高,且体质的承载能力也要很强,如今敏敏体内的鳞血正在发作,去除鳞血只有靠食骨之花的力量,死马当成活马医,不然它也会被鳞血摧毁掉,茅姑娘,你对能量深有研究,帮帮我们吧!”

“将食骨之花转移到程姑娘体内……”茅英沉吟了片刻,“可以试试,这的确是唯一能够救她的办法了。”

“魅姬,你……”程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咱们在军部效力的时候就是好朋友,投奔了剑盟更是最好的搭档,食骨之花若是在你的体内,我也很放心,它就是我的灵魂,今后我们还能……一起……并肩作战。”

程敏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魅姬吃力地说道:“茅姑娘,你好好想一想要做些什么准备,我们就开始吧,越快越好!”

北京华博医院评价
北京华博医院的评价
北京华博医院患者评价
北京华博医院评价如何
北京华博医院网友评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