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资讯网 > 体育

玄霸九天 第一二零四章 断脉剑,圣剑之战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1:23

玄霸九天 第一二零四章 断脉剑,圣剑之战

这么强的撞击力量,就算天之杭是纯血帝裔,也不可能毫发无损。

众人呆呆地看着战场,那一截山崖,凭空被削去了一半!滚滚的烟尘从四面腾起,山崖顶部布满了蛛状的裂纹。

“许阳又有所进步,现在玄皇后期的强者,都未必是他的对手了。”

“真是一个怪胎,不过幸好出在我们帝宗啊!”

帝宗长老纷纷开怀大笑,在他们看来,天之杭已经必败无疑。

然而,就在下一刻,那断裂的山崖之中,涌出了强盛的威煞,一道道血色气流,从悬崖裂缝之中喷射出来。天之杭的气息,变得比之前更加强横!

断崖崩裂,随即一道血光,直冲天际,重新来到了许阳面前,正是天之杭。

和一开始的英俊潇洒的形象相比,天之杭现在多少有点狼狈。他头发散乱,身上的蓝底白云衣衫处处裂开,露出了一层海蓝色的内甲。在唇角,还有着一丝血迹。

但是,天之杭的气息,却是更加强大,这一切强大的根源,都来自于他手上提着的一把剑!

这把剑刃锋狭长,上面有一道道血色细丝,缓缓地流动着,泛着浓浓的鲜血气息。看上去,它简直不是一把剑,而是一头嗜血的猛兽,意图择人而噬!

“在我领悟了悲歌剑书的意境之后,老祖就赐下了这把圣剑……这是能和悲歌剑书,完美匹配的圣器!我在老祖的帮助下,已经百分之百地掌控住了它……它的名字,叫做断脉!”

天之杭语速平缓,慢慢地陈述着,最后缓缓说道:“许阳……你记住了,现在我要用断脉圣剑,割裂你的血脉,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天之杭提起圣剑,凌空勾画,一个个潦草的字迹,裹挟强横的血色剑气,向许阳飙射而出!

许阳吸了一口气,双手握紧血饮剑,一剑挥落。天阶剑招,真武烈锋施展出来,一道煌煌的火焰巨剑,凌空劈落,与天之杭的草字剑书,轰然对撞!

雷霆般的炸响。响彻整个接天峰!火焰巨剑,被那几道草字剑书,硬生生击破,残余的威势依旧强猛,向许阳射来。

戊土天宫震颤,挡住了残余剑气的侵袭。不过许阳却皱起了眉头,他感觉到。一些针尖粗细的剑气,仿佛有灵性一般,向着他的身体经络,不断侵袭!

“就连戊土天宫,也挡不住这诡异的剑气?”

许阳微微吃惊,天之杭作为天族帝裔,的确非同小可!看来,这诡异的针尖剑气。就是他手中的那把断脉圣剑所致。

天之杭神色肃穆,手中圣剑不断勾勒出一个个潦草的字迹,口中宛若疯魔一般喃喃念诵:“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他口中念诵的,赫然是玄天上帝当初悲恸之下,铭刻在天族秘境山崖之上的那一副悲歌剑书的内容。天之杭如今。已经彻底沉浸在了悲歌剑书的意境之中,手中的断脉圣剑,剧烈震颤,发出了凄厉的鸣啸。一缕缕血光迸射而出!

瞬息之间,一个大大的潦草“伤”字成型,纯由血色剑气构成,向许阳激射而来!

许阳不敢怠慢,在对手祭出圣剑,施展悲歌剑书的情况下,他如果再保留实力,那就真的要一败涂地了。

一道璀璨的光华,从许阳的掌心之中喷涌而出,随即一柄黄金雕琢的圣剑,握在许阳的手中,乾元圣剑,再次出现!

只不过和天之杭手中的断脉圣剑不同,这乾元圣剑,并没有和许阳产生强烈的共鸣,代表许阳并未百分之百地掌控这件圣器

玄霸九天  第一二零四章 断脉剑,圣剑之战

想想也对,圣剑原本的主人乾元剑尊身死,真灵投入阴界,正在经历九劫十难,以求转生!这把圣剑,只是暂时托庇在许阳的身上,根本就不承认许阳是它的主人。也就是许阳拥有大日乾元剑术,才能勉强将其催动。

“大日乾元剑术第二式……极光!”

许阳手中乾元剑倾斜,一剑挥出!一道璀璨的锋锐极光,从剑尖爆射而出,迎上了那血红色的悲歌剑书——那个大大的“伤”字!

两道圣威,在接天峰之上互相碰撞!这次对撼,甚至惊动了一些圣人级别的老祖。

毕竟,现在许阳和天之杭,都算得上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他们代表着天玄世界年轻一辈中,几乎最强的两个人。到底谁技高一筹?

轰隆!

一声巨响,肉眼可见的空气漩涡,滚滚扩散开来,接天峰上飞沙走石,若非总部殿宇都有防御阵法护持,其屋顶肯定要被统统掀开。这就是玄皇级强者,驾驭圣剑、施展圣术对轰的可怕威力!

在轰轰烈烈的对撞之后,那个血红的“伤”字支离破碎,最终有其中一个笔画,幻化出尖锐的锋芒,破开了狂暴的混乱气流,向着许阳激射而来。

“哈哈!”天之杭大笑,这是他隐伏的后手之一,“许阳,你以圣剑圣术,杀死了琼妹,现在我就让你同样死在圣剑圣术之下!”

天之杭很有信心,哪怕是余威,圣剑催发出悲歌剑书的威能,也绝非玄皇强者所能承受的。

许阳眼眸中爆出一团寒芒,冷哼道:“天之杭,休要得意太早!”

极光剑式的第二重变化,满天花雨!

只见因对撞而散乱的极光,陡然间化作一蓬花雨,拖曳着长长的绚丽尾翼,向着天之杭爆射而去,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场瑰丽无比的流星雨洒落世间。

两大青年高手,都孤注一掷,催动圣术的变化,力图要杀死对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必将是个,两败俱伤、共同陨落的结局!

“不好!”天行绝大袖飞出,一面柔和的气墙,挡在了那满天花雨的前方。瑰丽的流星雨,在天行绝施展出的气墙上疯狂爆炸,但也只是让天行绝微微皱眉,丝毫没有受到伤害。

而另一方,帝宗长老的动作也不慢,邓龙长老一记弹指,将悲歌剑书的最后一划击碎。

湖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湖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湖州治疗阳痿方法
湖州治疗阳痿费用
湖州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