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资讯网 > 育儿

湖北钟祥被指高考舞弊成风称尚未发现雷同卷

发布时间:2019-11-23 23:45:48

湖北钟祥被指高考舞弊成风 称尚未发现雷同卷

6月8日,监考老师被围攻后,警方介入处理。6月8日下午考完试后,湖北钟祥三中考点发生了监考老师被围攻事件。学生和家长围攻监考老师,湖北钟祥三中考点,在高考结束当天“一举成名”。调查显示,这个艺体类考点一些学生计划作弊。但今年异地来的老师监考严、作弊信号被屏蔽等措施,让多数人作弊失败,“恼羞成怒”。买“一套答案”约花费3万元。作弊失败后,学生与作弊团伙间也出现资金纠纷。据调查,在教育名城钟祥,作弊已形成市场链条,学校老师乃至有关部门人员涉嫌参与其中,应是作弊现象屡禁不止的根源。□新京报 萧辉 实习生 邝惠敏 湖北报道“打他们!打他们!”聚集在一起的学生,突然拿文具往监考老师身上砸去……6月8日傍晚的一幕,让萧杨(化名)至今心有余悸,“再也不想到钟祥监考了”。当天下午5点,萧杨等监考老师,刚刚完成在湖北钟祥三中考点的监考工作。拿着考务袋往办公室走的时候,萧杨感觉学生没离开的意思,反而越聚越多。二三十名男生突然包围过来。老师们躲进办公室,门被踢得砰砰响,窗玻璃被砸碎。现场视频看,当时钟祥三中,上百学生、家长等人围攻监考老师。混乱场面持续一个多小时。当地政府事后回应,学生不适应异地监考,监考太严让一些学生没考好,发泄情绪。据调查,钟祥因有作弊前科,今年高考被湖北省教育厅重点把关。作为艺体考点的钟祥三中,由异地老师监考,并对作弊信号进行屏蔽,部分意图舞弊的考生未能成功。“作弊不成,恼羞成怒。”一名考生总结。调查显示,有作弊“传统”的钟祥,已形成市场利益链,当地老师、学校涉嫌参与其中,有关部门也涉嫌提供相应便利和包庇。缝在衣服里的考生王强的作弊,由父亲买来,母亲给缝到衣服里,考数学时被安检出了“我们在去钟祥之前,就收到请求的短信,内容是‘几考场几号的某某,请多照顾,必有重谢’。”6月10日,萧杨说。她是从京山县被分派到钟祥三中监考的。今年荆门地区艺体考点首次实行异地监考,钟祥市艺体类考生796人全部在钟祥三中考点,设有27个考场,54名监考老师,27人来自京山县,27人来自荆门市直学校。萧杨说,早有耳闻钟祥作弊风气严重,而监考前,就隐隐感觉到了“一股不正之风”。她说,高考前几日,不只她收到“必有重谢”的短信,其他参与监考的一些同事也收到类似信息。“还没开始考试,就有人知道我们所在的考场号,说明我们的信息资料被泄露了。”6月6日下午布置考场时,萧杨就在一个抽屉最里面,发现了一个绑好的“橡皮擦”样数字接收器。萧杨说,第一天安检很严格。钟祥市今年高考使用了全新的金属探测仪。几名接受采访的考生说,学生们以各种方式应对安检。例如,穿长裙的女生突然多起来,“穿长裙可以把作弊绑在大腿内,或者穿两条丝袜、两条内裤带进去”。又例如有学生故意穿全身铆钉的衣服,安检时“从头响到尾,老师不好搜”。两天的安检中,萧杨和其他监考老师发现各种作弊器材,主要是“橡皮擦”和改装。她说,没收的作弊工具,考完后会交还给学生,监考老师会针对性写情况说明。安检让一些考生没有作弊成功。考生王强说,6月7日下午考数学前,他的苹果被检出。本来藏在裆部,是母亲帮他缝在衣服里的,父亲花一万五左右买的答案。他说看到周围有的学生将作弊工具带入了,不时掏出来偷看。另一考生梁诗说,考文科综合考试时,她看到左边女生“从大腿底下”掏出抄答案,“被老师没收后,她很淡定,又拿出另一个作弊工具。”王强说,7日上午考语文时,他成功将带进考场,窃喜,但发现没信号。考生王强等人在考场苦等的作弊信号,被李金祥带领的工作小组拦截。李金祥是湖北省无线电监测站副站长。他的小组,负责监控和屏蔽钟祥考场作弊信号。6月10日,一名监考老师说,被学生和家长围攻后,看到“师道尊严”四个字,感觉很讽刺。监测发现作弊源头受雇于作弊团伙的一名男子被抓时,说还有很多人,为什么只抓我一个6月7日上午语文开考前,距离钟祥三中200米的一家酒店,工程师高峰一直盯着无线电监测仪,调试全频段屏蔽器材。应湖北省教育考试院请求,湖北省无线电管理委员会专门调配了一辆无线电监测车,由李金祥带领工作小组,到了钟祥。“数据作弊频率一般相对固定,我都背熟了。”高峰说,6月7日上午就发现了6个作弊信号。中午时候,接到湖北省考试院,有人举报三中考场部分考生使用数字接收设备作弊成功。下午数学考试时,李金祥的小组改变策略,定向寻找信号发射源。三中对面的舒馨城市酒店,成为重点怀疑对象。数学开考后,高峰携带监测仪器“入住”该酒店,最终,在718房间,发现一名男子在操控无线电发射设备。这名男子承认受雇于一个高考作弊团伙,被警方抓到时,他说酒店内至少还有两个团伙,“为什么只抓我一个”。当时舒馨城市酒店门口有一男子打,谈的都是题目和答案,被监控。警察从他包里发现几部。监测小组人员介绍,该男子当时正走向一辆无牌照轿车,车前风挡玻璃下有张某派出所出入证。6月19日,李金祥介绍,他们在钟祥期间,共发现了两个核心作弊团伙。负责研发无线电监控技术、长期关注高考作弊行为的知情人士介绍,一个作弊团伙核心成员约25人,分别有拍试卷、接收试卷、做答案、发射答案信号等不同环节。这个团伙还有层层“代理”,寻找买家。加上没发现的团伙,估算钟祥考区作弊组织人数可能达到数百人。6月8日上午,监测小组在钟祥一中边上一条巷子的民房里,又监测到3个作弊信号。通知警方后,未抓到一人。高峰说,在舒馨城市酒店监测到的,是传输高考试卷图像的信号。在作弊环节中,最关键是拍到高考试卷,由于对设备性能要求高,只有专业人员才能操作,还需要有作弊考生和监考老师的配合,只有极少数作弊组织能做到。他们快速组织答题后,卖考题给自己的下线。在舒馨城市酒店监测到的,就是传输高考试卷图像的信号。李金祥介绍,这是他们首次捕捉到这样的信号,这是考试结束前通过无线电泄题的源头。监考老师被打监考老师李勇没收了学生作弊工具被打,家长对警方称,“影响了我儿子的高考,我很气愤”监考老师萧杨说,尽管安检严格,但第一场考试结束后,她还是看到有三四个学生大摇大摆掏出,“证明有人作弊了”。萧杨等监考老师注意到考场的一些不正常现象。为屏蔽信号,每个考场配有屏蔽仪。她说,考试第一天,她所在考场的屏蔽仪是开着的,但第二天上午,她发现指示灯被不透明标签纸覆盖,看不清是否工作。还有一名监考老师称,在文科综合考试过程中,某间教室曾停电近半小时,意味着屏蔽仪不能正常工作。据李金祥介绍,数传信号传输很快,一套完整的试题答案,最少10秒最多30秒就可以传完。考生王强称,他同学在顶楼一间教室考试,接收到了信号。梁诗说,一名同学称在某场考试中,有人走进去把屏蔽仪关了。有考生称,“我们班主任说,只有像局级干部这样的,才能做得到让屏蔽仪关闭。”管考务工作的副校长说,考生去厕所不用监考老师跟着。这是萧杨第八次监考,她说,按往年惯例,学生必须在陪同下去厕所。在注意到不正常现象同时,萧杨等外来监考老师,也逐渐感觉到不友善的气氛。6月7日下午考完试后,监考老师李勇被一名学生家长打了一拳。当时萧杨走在李勇前面,她看到李勇鼻子被打出血。下午李勇没收了一名赵姓学生的,根据警方调查笔录,赵姓家长说:“这名监考老师的行为,影响了我儿子的高考,我很气愤。”8日,一名作弊工具被没收的学生家长,冲过人群去拉扯监考的钱老师,后来被警察拉住。进行信号监测的李金祥他们也受到威胁。7日晚,湖北省公安厅提出让钟祥市公安局对监测人员进行保护。8日,监测车在三中门前还是感觉到“气氛紧张”。8日下午考完试,便发生了围攻监考老师事件发生。上述长期研究作弊行为的知情人士介绍,当天参与围攻老师的,不止学生和家长,还有作弊团伙的人从中鼓动。接到对老师的举报钟祥三中一名副校长被指卖答案给学生,学生作弊未成,找副校长退钱未果后举报6月7日李勇老师没收赵姓学生的后,在考点办公室,一名李姓考务人员塞给李勇两叠钱,希望不要处罚作弊的学生。两名监考老师证实,当时这名工作人员当着主考官、副主考官及众多监考老师的面,直接给李勇塞钱。据湖北省考试院高考办负责人19日介绍,每个考点的主考官一般由当地教育局派出的行政官员担任,也可以是考点的校长。考点安排教务人员协助考务工作。6月13日,钟祥市纪委副书记李平说,这名李姓工作人员被处理,降职称一级。有监考老师称,曾有一名女监考老师在考务袋里发现了钱,扔到地上,考务人员上前劝阻。部分学生称,有学校人员、老师参与到作弊中。老师一般会帮家庭条件较好的学生买答案,“老师的路子一般比较可靠,收的钱比外面单卖要少一些。”围攻事件发生后,一段视频广为流传,视频中,一名考生指着对另一考生说:“每场考试我都带进去了,他发都没有发(答案)……你跟班主任打,就说我要退钱。”知情人士介绍,这次高考中,钟祥三中一名副校长把30套作弊设备卖给钟祥二中30名学生,二中一名老师是中间人。因作弊信号被屏蔽,学生没抄到答案,找副校长退钱,未成,举报了该校长。6月17日,钟祥市教育局党组副书记称,他们目前收到一起针对老师参与舞弊的举报,正在调查,但具体不便透露。同日,钟祥市纪委监察局负责人说,他们接收到一些针对老师、党员干部等公职人员的举报,已成立调查组。一旦掌握参与舞弊的证据,将会从快从严处理。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高考办负责人19日说,他们在6日下午就接到匿名举报,说钟祥三中一名副校长将组织贩卖高考答案,考试院连夜把情况告知钟祥有关部门,得到反馈未查到此事,至今没接到进一步汇报。被触碰的“市场利益”李金祥带领的监测小组,在钟祥感受到“不被欢迎”。据介绍,老师乃至有关部门都牵连在利益链条上无线电监测小组在钟祥的工作,也让他们感觉到了一些“遗憾”。19日,李金祥说,7日下午抓作弊团伙时,围观群众指责他们:“不要到这里没事找事!”工程师高峰背着监测设备在路上,有人指着他说:“滚出去,吃饱了撑的!”李金祥慨叹,“我们从事的是一项神圣的工作,当地应该欢迎我们才对,但我感觉在当地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他说,相关部门配合工作的力度也不够。在舒馨城市酒店718房间发现那名男子后,监测人员提出分析对方使用的作弊器材,以破解考题源头,但始终没能拿到,设备目前被扣在当地公安局。李金祥说,6月7日晚他接到4个匿名,威胁“屏蔽车最好开走,小心车被砸”!工程师高峰也接到数个威胁短信。6月8日下午,发现形势异常紧张,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前10分钟,李金祥决定小组撤离。在回武汉的路上,省考试院的人打来,“谢天谢地,你们能安全回来”。小组人员分析,是他们的监测工作,触碰到了作弊团伙的利益。据介绍,高考后很多学生和家长要求退钱。考生梁诗说,她听过过很多人抱怨没接收到答案。梁诗说,她所在学校有两个艺术班,不到120人,据同学间交流,今年至少70人提前买了答案。一名监考老师在接受《焦点访谈》采访时讲到,一场考试下来,一个考场就没收了十几个作弊仪器,该考场共30名考生。采访多名学生了解到,一套四门课的答案,均价约3万元。上述长期研究作弊市场的人士介绍,钟祥市已形成作弊产业链,老师、学校乃至当地有关部门牵连其中。也因此作弊屡禁不止。钟祥三中考点艺体考生796名。钟祥市今年共6个考点,248个考场,7357人。上述人士分析,作弊团伙的“利润”可观。作弊前科与重点监督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高考班负责人说,监控有成效,目前评卷进入尾声,还没发现钟祥考区有疑似雷同试卷“舞弊成风,已经不是秘密。不仅是艺术类考生,普通文理科考场也存在舞弊现象。”刘伟2003年在钟祥高考,他说当时先后三人传话给他,说座位被安排在他周围,希望让他们抄,“可以给一万元报酬”。2010年的考生马娟是钟祥一中学生,在实验高中考试,“老师说让放心考,每个考场两个监考老师至少有一个是一中的。”她说,“在我们看来,带、带小抄进去,都不算作弊。”另一名2010年的考生李冬说,当时在钟祥三中,“英语考试时,我亲眼看到监考老师给一位女生递纸条。”考生梁诗说,现在考生早不屑于小纸条,都是买答案。注意到,在2012年的高考考务工作动员会讲话中,钟祥市教育局长杜传家就曾提倒,钟祥破获一起高科技作弊大案,“涉及我市部分考生和教师。”监考老师萧杨在钟祥还听说了作弊的“不公平”现象,“有钱有权人家的孩子,通过关系打点好,能抄到答案。普通人家的孩子,花大价钱买了答案,没打通关系,作弊工具被收走,仍然抄不到。”在钟祥采访期间,不断听到一些家长说:“为什么领导的子女能抄得,我们的子女抄不得?要公平,大家就都不能抄!”湖北省考试院高考办负责人6月19日说,因钟祥市考风考纪薄弱,这次高考,省考试院将钟祥作为今年重点监督对象。这名负责人介绍,2011年,钟祥市艺体考点就曾出现雷同试卷,被考试院黄牌警告。但2012年钟祥艺体考点还是出现了99份疑似雷同试卷。湖北省考试院高考办负责人认为,对钟祥监控严格,学生舞弊不成功,最后情绪失控,最终发生了围攻监考老师的事件。他介绍,今年监控措施取得成效,高考评卷目前进入尾声,还没有发现钟祥考区有疑似雷同试卷。(注:文中考生为化名。韩雪枫对本文亦有贡献)“我们从事的是一项神圣的工作,当地应该欢迎我们才对。但我感觉在当地(钟祥)成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监测小组领导、湖北省无线电监测站副站长李金祥慨叹。6月7日下午,在抓作弊分子时,围观群众指责他们:“不要到这里来没事找事,没事就滚开!”工程师高峰背着监测设备在路上走,有群众指着他说:“滚出去!吃饱了撑的!”李金祥说,当地相关部门配合工作的力度也不够

新能源
传感器
爱情笑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