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资讯网 > 娱乐

低煤价迫煤炭资源税改革提速

发布时间:2019-12-01 15:52:53

低煤价迫煤炭资源税改革提速

生意社05月04日讯

“尽管眼下我们还没有停产,仅维持每天不足百吨的生产量,堆积如山的煤也难以出手。”国内产煤大省陕西省府谷县一位拥有年核定产量100万吨的“煤老板”向《中国经营报》抱怨道。 去年以来陷入市场疲软的煤炭价格今年仍面临下滑态势。价量齐跌之下,部分煤企已经打破盈亏平衡点,开始出现“生产即亏损”现象。 截止到4月23日,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613元/吨,这比春节前后630元/吨的价格又跌了近20元。而在产煤地煤炭坑口价也从春节前的280元/吨下跌到最低170元/吨。 “眼下,我们每生产一吨煤,实际亏损十几元,而地方政府还不让我们停产。”上述“煤老板”说。“自我限产”正成为这些煤炭企业被动的选择。 减产,是个艰难的决定。而在陕北地区的调查了解到,煤炭企业急切盼望通过税费减负来降低成本。据测算,目前税费在煤价中占比约为三成。 弱增速“拖累”煤价 “去年这个时候每天可以拉十五六(趟)车煤,而今年4月一天只能拉两三趟了。日收入也从近2000元降到不足200元。”在陕西省府谷县新民镇一家煤矿从事煤炭转运的孙刚最近已经无活可干。他闲在离煤矿不远处的租住房间里看电视,焦急地等待矿上能开足马力进行正常的煤炭开采。 他所在煤矿的老板刘成却指着堆积如山的煤告诉:“我们虽然还在生产,但价格低、销路不畅的现实,真让人着急。要不是政府给企业打招呼不让停产的话,我们可能放假了。” 从陕北多位煤老板处了解到,目前在神木、府谷,每吨煤的坑口价格只有170元左右,这个价格已经开始让部分企业产生亏损。 “一吨煤的开采人力成本超过60元,管理成本20元,再加上财务成本以及税费,其形成的实际价格已经达到170元到180元之间。”有的煤老板给算账说:“从目前的实际价格看,吨煤价格实际上处于盈亏平衡的边沿,而且目前的销路也不畅。”为此,大批陕北煤炭企业只能通过限量来“扛日子”。 在产煤大省陕西,眼下发生的煤老板欲减产、限产来减小亏损的现象并非个案。 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以及供暖期的结束,煤炭市场需求整体回落。根据陕西省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显示,一季度陕西煤炭及炼焦工业产品价格下降8.9%,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产品价格下降7.8%。 陕西省统计局发言人张晓光就向表示,受外部对整个原材料的需求回落,外部电力需求减少的影响,陕西省的工业能源等原材料需求也有所减落。因此,仅今年一季度,陕西的煤每吨下降130~140多元。随着价格下降,一季度陕西省累计生产原煤9084.03万吨,同比减少32.38万吨,下降0.36%。其中,地方煤矿生产3467.96万吨,同比减少669.29万吨,下降16.18%。 宏观经济增速放缓成为“拖累”煤价的主要原因。第一季度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同比回落2.5个百分点。中能电力最新统计显示,3月1日~20日全国主要电企平均煤炭日耗368.5万吨,低于今年1月和去年同期水平。金银岛分析师戴兵分析指出,国内火电需求低迷也成为挤压煤炭需求的一个重要因素。钢铁、水泥等行业即使未来有所好转,在宏观经济减速下,能源消费能力整体偏弱。 价量齐跌已经不局限于陕西省。根据监测数据,4月19日,中国煤炭价格指数(全国综合指数)为167.6,比4月12日下降0.7个基点。截止到4月24日,焦炭天津港(5.86,0.05,0.86%)、连云港(3.23,0.02,0.62%)、日照港(2.75,0.03,1.10%)的港口库存合计为254万吨,总体居高不下。库存量维持高位也是导致煤价低迷的另一个主因。 进口煤的大幅增加,则成压垮煤价的最后一根稻草。根据海关总署的数据,一季度进口煤约8000万吨,同比增加30.1%。 煤价三成已为税费 由于煤价持续低迷,原煤、焦煤生产企业不得不采取减产、减薪的方式来减轻损失。 然而,这或许只是煤炭“黄金十年”渐行渐远的开始。截至4月15日,23家已公布2012年年报的煤炭开采类上市公司中,有18家净利润同比下滑或出现亏损。其中,中煤能源、兖州煤业和郑州煤电等公司净利分别同比下降了3.99%、35.33%和33.82%。 日子渐紧的煤炭企业寄希望于有关部门预备试点的煤炭税费综合改革。事实上,这一改革以经在新疆、内蒙古做好了前期试点准备(详情参见本报4月22日A6报道)。 上述府谷县的“煤老板”向诉苦道:“现在每吨煤给地方上缴的各种税费将近煤价的30%左右。” 在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所撰写的《加快推进我国煤炭税费制度综合改革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统计,目前中国涉煤企业承担税费包括资源环境类25种,经济建设类4种,行业管理类6种,市场行为类6种,企业发展类2种,社会功能类10种,交通运输类35种。其中大部分项目主要是地方各级政府和社会组织设置。 上述报告执笔人,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院长岳福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资源费用高以及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值税率较高是煤炭企业税负过重的主要原因。 据该份报告统计,以矿产资源补偿费与资源税为例,2000年全国煤炭开采应缴资源税是资源补偿费的2.68倍,税大于费;2008年,资源税增长了0.93倍,资源补偿费增长了10.36倍,费大于税。 2011年,全国煤炭开采洗选业增值税实际税率为7.5%,而同期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值税实际税率仅为3.1%。在2003年至2011年期间,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年平均税负水平为11.76%,同期黑色金属矿采选业、有色金属矿采选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分别为10.05%、7.31%、4.92%。 “按照从量计征的方式,每吨焦煤需缴纳资源税8元,其他煤炭的税额标准根据省份的不同略有差异,从每吨2元~4元不等,再加上各种基金费用,吨煤目前的实际税费近60元。煤价在三四百元的时候,这个数目不大,但如今煤炭的坑口价才不到200元,近三成的费用确实是很大的负担。”上述煤老板说。 从油气资源税改革的先例上看,由从量计征到从价计征是必行之路。眼下煤价处于低迷期,在业内专家看来,推进煤炭资源税费改革,正是成本较低的时候。 实际上,自上世纪90年代起,煤炭企业就一直在呼吁煤炭税费改革。在去年,部分地方对煤炭企业实施了减免有关基金费用的政策。2012年国家能源局在总结山西省开展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政策措施试点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推进煤炭税费制度综合改革的建议。而不久前,国务院在研究部署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工作时明确提出,我国将推进资源税改革,强化能源消费环节税收调节。 只是,这其中强调了煤炭税费改革对于地方财政增收的意义,煤炭企业能否因此减负仍是个问号。 “除非砍掉那些名目众多的基金费用。”有专家分析,煤炭税费改革较为复杂,即使启动综合改革从价征收后,再加上一些基金费用,实际的负担也可能比现在增加5%。

美食
动力
药膳食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